當前位置:首頁 > 信息正文
普州太后许黄玉传奇 連載(11)
——第十一章 浣纱惊鱼
發布時間:2010-09-07 信息来源:安嶽县网管中心 閱讀次數: 【字體: 打印本頁】【關閉窗口
 

  農閑了,農戶們開始了秋繭的缫絲。黃玉隨祖母到石羊河沿岸村子查看缫絲、浣紗情況。一則了解缫絲進度,二則把好缫絲、浣紗質量關。

  多年來,祖母都堅持到蠶戶家查看、指導缫絲,黃玉常常跟隨而去,她愛看愛問也愛學,漸漸,掌握了缫絲的方法。來到韋大爺家,見韋婆婆和媳婦忙上忙下,正在煮繭,准備缫絲。

  茧煮好了,黄玉挽起袖子,拿着一双长筷,往煮沸腾的锅里一绕一搅,那三四个茧的丝便粘上筷子,韦家婆婆忙递来两头有杈的竹块,黄玉纤手牵住丝头往杈上挽。韦婆婆曾告诉她, 一次最多挽四个蚕茧,多了,丝就会粗细不一。韦婆婆的媳妇也来缫丝。

  何碧珠查看了隔壁幾家的缫絲,回到韋家,見黃玉和韋家媳婦,兩人就象在比賽似的,絲越繞越快,不禁喜上眉梢。

  韋婆婆喜得合不攏嘴,誇道:“小姐就象天仙一般,人美麗,心地好,又能幹,老夫人,您真是有福分,讓您攤上這麽一個乖孫女,我真羨慕啊!”

  “要不是小姐治好我家妹妹的病,不知妹妹現在像什麽樣兒了呢?”韋家媳婦看不夠似的盯著黃玉。

  “我女兒常叨念檸檬仙子給了她二次生命,春節要帶著我外孫去您家莊園拜謝小姐呢。”

  何碧珠聽得心裏抹蜜似的甜:“本來嘛,我孫女就是仙女下凡投胎的,感謝上天惠顧啊!”

  “都是你許家行善積德,才修得這樣的福分。”韋婆婆在竈台旁打雜配合。何碧珠也過去幫著缫絲:“韋妹呀,只要你肯多做善事,說不定上天也會送給你一個與黃玉一樣乖的孫女呢!”

  “我能有老夫人這樣的福氣,那睡著都會笑醒的!”兩個老人一會看著黃玉,一會看著媳婦,笑個不停,韋家媳婦害羞得臉紅了。

  黃玉也笑著,但手裏的絲、杈仍飛快地纏繞著。

  一鍋繭缫完了。祖孫倆回返莊園。

  韋家婆媳爲陪送老夫人和小姐,要去河邊浣紗。來到河邊,韋家婆媳還要送,老夫人不肯。

  “讓我來浣浣紗吧。”黃玉一下從韋家媳婦手裏奪過絲筐往河邊去。

  “小姐,你浣不好的,我來!”韋家媳婦追去。

  “我會浣,我知道這紗得用清水浣,浣得越幹淨顔色越白。”黃玉提起一卷紗往水裏放,正浣著,一下呆了。兩條魚突然浮上水面,雙雙頭朝浣紗女,一動不動。

  “小姐,怎麽啦,水浸手,我來浣吧。”韋家媳婦挨她蹲下。

  “不,你看,你看!”黃玉指著河中。

  “啊,魚,它們怎麽不動呢?!”

  韋家媳婦的驚叫聲,把老夫人和韋婆婆引了過來。

  “婆婆,您們看,那兩條魚不動,我洑水它也不動,真奇怪!”黃玉用絲蕩著河水,雙魚仍不走,還蹦著,擺動起尾巴來了。

  “哎呀,你們看,它們在看我孫女呢!”老夫人拍起手來。

  “哎呀,真是的!”韋婆婆高興地叫道,“這雙魚被小姐的美麗驚呆了!”

  祖孫倆看著可愛的魚兒,戀戀不舍地離開。

  韋家媳婦特地後走,要看看那魚到底怎樣,真是奇怪,見黃玉走了,雙魚瞬間溺于水中,不見了。

  這事一下在許家壩傳開了,族人、鄉親無不感到驚奇,皆誇許家小姐有沈魚落雁之美。

  這事很快傳到了謝公寨,寨裏人人談論紛紛,無不驚歎。謝堯禹和她娘自然高興。

  謝堯禹一直戀著黃玉,聽了莊裏的談論,更使他思念心愛的姑娘。自從小姐爲他娘治好了紅瘡病後,他對小姐就産生了一種特別的好感,那既是一種感激的情感,更有一種男女之間羞于啓齒的那種強烈願望,他知道自己已愛上了她。

  在鎮上比武時,他想鼓起勇氣對她表明心迹,可又恐影響比武大事,遂決定等比武之後再向他說。他一個心思放于比武,他要好好表現,讓心上人欣賞我,看得起我,愛上我。他表現的確不賴,小姐爹爹都誇獎他呢。他幫著許家書堂拿下了團體武術第一名。

  不想,自己不爭氣,在雙打要上場前昏倒了。這使他一直處于遺憾境地,他甚至感到沒有了希望,因此,他失去了勇氣。

  可是,今天聽到莊裏的議論,他升騰起了強烈的欲望,那美好的情感又重新點燃他希望的聖火。

  謝堯禹奔入娘的宿舍,把自己的想法向娘說了,請娘到許家去給他提親。

  娘沈默良久,搖頭道:“兒呀,這事不成的……”

  “爲什麽?您去都沒去提親,怎就說不行?”

  “唉……”娘歎息。

  “娘,我求求您,求求您呀!”

  “孩子,您別讓娘爲難吧…...”

  堯禹見娘欲言又止,覺得蹊跷:“娘一定有什麽隱情沒告訴孩兒,娘,到底是爲什麽呀?”

  “都怪你沒有一個好爹呀……”娘被纏得沒法,只好將謝家與許家祖輩的恩怨,以及謝繼祖禍害許家的所作所爲,述說給兒子聽。

  “這,這些,我爲什麽不知道啊?”

  “娘不願你摻和進去,耽誤你的學業,今天不是你纏得娘無法,娘根本不會告訴你的。”

  堯禹怔怔地站了很久,才轉身離去,但不一會又回轉:“娘,許謝兩家上輩的怨仇,與我和黃玉有何幹系?黃玉是能明辨的,不會……”

  “你想得太簡單啦,聽娘的,別說這事啦!”她想告訴堯禹謝繼祖害死他外祖父外祖母的罪惡,但話到嘴邊又咽下了。她不忍心讓孩子再經受更大的打擊。

  相關信息  
  最近更新
  熱點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