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 > 信息正文
普州太后许黄玉传奇 連載(15)
——第十五章 双鱼图腾
發布時間:2010-09-08 信息来源:安嶽县网管中心 閱讀次數: 【字體: 打印本頁】【關閉窗口
 

  第二天臨近中午,許開頂突然來了精神,他喊著要娘和夫人、女兒陪他去獅子崖祭祖。雙琪不允,何碧珠想到兒子病成這樣,生命時日已不久,能寬寬他的心也好,就答應了。她吩咐廚子煮好醪糟蛋,幾人吃了就出發。

  管家和黃玉一早就去了獅子崖,何碧珠只好讓孝芬去叫家丁備轎。

  三乘轎到神井旁,老爺吩咐孝芬去找小姐來,並要家丁擡轎到窪地。

  火燒庫房,許三遇害,官役、仵作現場查看、驗屍,能否破案,黃玉擔心。爲盡快弄清儲倉起火真相,查明害死許三的凶犯,黃玉這幾日都在獅子山崖下查詢,還兩次秘密潛往謝公寨探視。她上謝公寨只有管家知道。

  今天一早,她和管家又來到窪地順崖下查看,與管家共同分析情況。他們懷疑是內奸與外賊裏應外合所爲,而且謝木甘和許定都有嫌疑。爲此,他們詢問了許定和謝木甘。

  當晚,許定星夜從江州趕回,疲憊不堪,倒床便酣然入睡,當何方推醒他時,才知道儲倉起了大火。他情急之下,叫何方立刻去莊園告知老爺,自己即刻奔倉房滅火。許定是許氏家族後裔,與許安同輩,皆屬老爺的孫輩。他人敏捷,辦事幹練、得力,遇急事,常被派出辦差,深得太夫人、老爺喜愛、信任,後被老爺派守儲倉,實乃管外的副總管。

  謝木甘雖是外姓人,但憨厚,老爺是他的恩人,他爹娘雙雙早逝,變賣家産掩埋雙親,成了孤兒,老爺念他一片孝心,替他還清欠債,招爲家丁。仵作對他當夜所喝瓶內開水作了檢驗,水裏蒙汗藥極重,致使他三個多時辰不醒。

綜合情況,這兩人都被排除。至于何方就更無嫌疑了。他是太夫人的堂孫,家在長安郊外,相距千裏之遙,身邊的親人就是姑婆了。當晚他和許定同睡一室,起夜解手,發現庫房起火,叫醒了許定。程小第事發前七天就回姚市奔喪了。

  既然許定是賊人內應,爲何盜走絲茶,不走木樓旁好走的大路,而走坎坷不平的小路、草叢?答案是賊人害怕驚動木樓住宿的許定和何方。這是許定無嫌疑的有力證明。

  此後,黃玉的精力放在了窪地繞出到大路段撒下的茶葉上,這是賊人扛運時挂破了口袋,茶葉漏出撒在地上的,上了路沒有了茶葉,那是茶葉已裝上馬車的緣故。根據她掌握的謝繼祖的罪惡情況,判斷謝公寨是這一罪惡的元凶。

  許安贊同小姐的分析,支持她上謝公寨探查,自己在暗中保護。許安屬許氏家族後裔,論輩分乃黃玉侄子。當年他在許家幫工,勤勞忠厚,對主人忠心耿耿,很受何碧珠喜歡,深得許開頂信任,便被安排協助老管家料理莊園事務,老管家告老退居後,許安當上管家,把莊園內外日常之事料理得有條不紊,令主人十分滿意。許三是許安的堂弟,在堂哥手下當差,自然忠心賣力,珍惜這份差事。他的死讓許安難受致極。庫房被燒,四十袋蠶絲,五十袋茶葉不翼而飛,老爺因此再受重創,氣息奄奄,使他自責難安,他覺得對不起太祖母和老爺對他的恩澤。黃玉要他一起追凶,他便積極配合,爲的是盡快破案,以慰藉老爺,報答太祖母和老爺的恩情。

  黃玉和管家剛從謝公寨回來,到庫房和碾坊核實一些情況,孝分找到了她:“小姐,老爺要你趕快去窪地。”

  黃玉讓管家繼續查看,自己與孝芬往窪地奔去。

  許開頂坐在轎裏,凝視著青斜石。黃玉來到轎前:“爹爹,孩兒給你請安。”

  何碧珠示意左右仆人去木樓歇著。雙琪攙扶老爺走出轎。

  “黃玉,爹爹今日要告訴你許家祖宗的大秘密,你一定要記住,以後黃道大了,告訴他,並轉告堂兄弟、堂姐妹們。”許開頂十分虔誠地指著大青石,“這雙魚石乃許家圖騰象征……”

  原來,許家發祥之地和後世緬懷先祖,皆與水相關,魚離不開水,由水思及魚,就以魚作爲圖騰。魚成雙,意爲先祖父先祖母。

許氏先祖曾居許國山清水秀之所,在四嶽輔佐夏禹王治水有功,禹王爲皇,被拜大臣,賜公侯,爲感皇恩,遂以雙魚紋作爲本氏族的標志,魚離不開水,許氏的興旺乃皇恩浩蕩之聖水養育。

  在戰亂中,先祖之後裔,輾轉遷徙,到了江夏,擇漢江邊倚山居所,捕魚、經營絲、茶爲生。部分族人也隨之遷來江夏,于是江漢便有了親水尊魚之族。

  漢江中有一種背部黃灰色,口小而尖,背部和腹部有大片硬鱗的鲟魚,偶能捕上一條,加工烹調,食之味美,遂將捕得的鲟抛宅後泉中而養,有貴客來,撈之爲餐。

  時曾祖許進仕在朝爲官,食鲟好了腰疼之疾,想到皇上腰疼,便攜鲟獻秦皇,秦皇食之,味特別,與其它魚格外不同,其腰疼之感頓然而去,遂下旨將此魚命名中華鲟,令沿江官員,告示漁民不得隨意捕捉,並專設機構捕捉鲟魚入宮。這使曾祖臨死皆爲此抱恨,恨自己不經意間害了沿江百姓。

  許進仕看透了帝王的劣性,這也是他不願爲漢高祖效命的一個原因。歸隱江夏,新皇仍封鎖鲟的捕捉,許宅泉中再也沒有鲟的影子,許進仕常望泉呆立。他是一個較爲虔誠的道教信徒,每遇節日,便要乘船去東山道廟朝拜。

  一個夏日,他朝拜老君菩薩回返,面對泉水坐于木椅納涼,呆望泉中,渴望能再見到鲟在泉水中戲遊,沒能見到鲟,長籲一聲睡去了。

  他做起夢來。夢中,他站在泉邊,一雙鲟迎著他遊來,他欣喜萬分,舞雙手撲下泉去捉鲟,沒捉住,爬出泉,再也看不見鲟之蹤影,心裏懊喪。突然泉台立一老翁朗聲而道:“許施主,何必煩惱,華夏之大,風水寶地比比皆是,何不去北方犍爲郡瑞雲的獅子岩,尋你子孫的歸宿呢?去吧,會遂爾心願的!”言罷,駕祥雲而去。

  許進仕醒來,精神大振。從此,有了南遷的運籌。但長途遷徙,談何容易,久久未予實施。直到許平和要辭官歸隱前,方對兒子說出道仙指點迷津之密,要兒子去北方巴地尋龍脈所在。

許平和不滿王莽篡位,挾天子令諸侯,上朝進谏,險遭枭首,憤而辭官,回至江夏。許平和開始實施遷往巴地的計籌。他親率妻兄和管家,穿便裝,騎快馬,潛入犍爲郡的瑞雲探詢獅子山所在,尋到了道仙所指的寶地。許平和站在雙魚石前,想到自己即將實現父親的願望,心裏萬分高興。

  不久,乘移民浪潮,許平和托一個茶道摯友,打通郡府關節,舉家與少許族人,溯江而上,來到了現在的許家壩。

  時劉秀起兵,誅滅王莽九族。許平和還十分慶幸自己避開了殺身之禍呢。

  劉秀登基,號光武,派欽差請許平和回朝任戶部商貿大臣,許平和裝病婉言謝絕。不久,光武帝爲得人心,下旨封許平和爲犍爲王……

  許開頂回首往事,看不出是一個絕症在身之人,倒顯得十分矍铄。

  “兒啦,讓娘接著給孫女說吧。”何碧珠阻止兒子繼續往下說。

  “老爺,你該休歇了。”雙琪在娘的幫助下,強將老爺攙扶入轎。

  黃玉端站雙魚石前,肅然起敬。此時,她明白了雙魚紋及石墓門刻鲟之意,乃祖籍之示。更明白了祖母爲什麽總要站立石前祈禱,不告訴她其中奧秘,是因她年幼,不守口,泄露了祖宗大密,被奸人毀損,斷了風水龍脈。

  她不由得再次仔細打量這青斜石。真是奇怪,你不經意間,根本看不出什麽特別,當你仔細看時,卻發現大青石乃是兩塊大石合粘一起的,活象兩條魚,雙雙齊頭望著藍天白雲,做著上蹦的姿態,石崖的青草、林木掩映著它,恍忽窪地儲滿著清水,也緊緊偎著它呢!

  祖母拉著黃道,黃玉依傍著娘,跟著爹爹的雙魚轎往神井走去。

  祖母屏退丫鬟、仆人,打開井蓋,讓孫女、孫兒細瞅。

  黃玉和弟弟蹲下視之,兩條青背白肚鯉魚齊頭向著姐弟倆遊來,好似在迎接著自己的主人,張著嘴,吐著泡,不願離去。

  祖母庄重地道:“我家门楼上的神鱼及你曾祖、祖父石墓的神鱼纹,皆与这神井里的双鱼一样,是许氏家族的图腾……”  

當年,許平和秘密來此探尋,由于匆忙,只發現了窪地的雙魚石,便返回了。

  遷來許家壩後,曾祖在管家陪同下散心,信步來到後山崖下窪地賞石,隱隱聽得有泉水的叮咚聲,口渴想喝,便披荊斬棘,尋到這大石下,發現了泉水。

  那清泉從石細隙裏滲出,滴落在下面周圍布滿雜草的坑凼裏,發出“叮咚”的聲響,他蹲下要用雙手捧水解渴,突然眼前靈光一閃,一雙鯉魚向他遊來。他頓悟:仙道所示,果真如此啊!他生怕不遠處的管家知道這秘密,急忙掩回草棘,往外面小路走開。

  當日下午,他獨自悄悄來到坑前,想得知這水凼裏到底有多少魚兒。他順手用翠柏枝往泉水裏按下,竟釣起一條鯉魚來,又按下樹枝,又釣起一條鯉魚。他高興得不得了,但不敢聲張,每天都悄悄來此,而且都釣同樣大小模樣的兩條鯉魚。他擔心,終有一天被外人發現,再說,這樣釣下去,說不定哪一天這魚就沒有了。想到此,他真還著了急,忙俯身去看水凼中,眼前靈光一閃,兩條鯉魚向他遊來,他才放下心來。

  他喝著魚湯,給兒子說了秘密,定出保護神魚的辦法。

  許平和驚羨不已,他要趁封井之前弄個究竟,偷偷去崖下,學著爹爹的釣法,竟釣上兩條鯉魚來,第二天仍釣兩條,第三天亦如此。但他怕惹爹爹生氣,也怕壞了風水,不敢再釣。

  不久,石料備齊。兄弟倆親自動手,在父親的指點下,掘深掘寬坑凼,並用山石將周圍鑲嵌,用石板蓋口,井口周圍均鑿有小孔,讓井裏通氣增氧,保護雙魚。曾祖直到仙逝也沒再釣過泉裏的魚,後人亦不敢有此念頭。

  這井裏的泉水也奇特,喝了清心爽目,洗身渾身舒暢,若有一般皮膚病,一洗便好。難怪祖母當年要用它幫助孫女治病救人。

  自此以後,這井便在許家人心目中尊爲神井,井裏的雙魚便是神魚圖騰。但對孩童、媳婦仍然保密,深恐外泄,遭人破壞。

黃玉聽祖母所述,恍然大悟,原來的一切疑問,頃刻化爲烏有。她望著形若雄獅的大山,再看看掩著神井的巨石,以及周圍的景觀,一切都顯出神奇。那老君道仙似乎是她家的佑護神,她不由得暗暗感激仙道,情不自禁地望著老君廟的山嘴,她要去給太師爺燒紙進香。

  許開頂執意要去老君廟朝拜,黃玉也附和著爹爹。何碧珠沒打算今日去朝老君廟,見兒子執意要去,孫女也要去,不好再說什麽。

  三乘轎在廟門外停放。黃玉和娘攙扶著爹爹向太上老君磕拜。許開頂喃喃道:請道仙菩薩保佑黃玉、黃道及寶山的姐弟妹們,讓他們與世人友睦相處,吉祥順利!

  其實許開頂心裏什麽都明白,他知道向他兄弟倆暗下毒手的除了謝公寨謝繼祖,不會有別人。

  他崇信“無爲而治”的道家思想,實乃許氏大宗祖訓,在腦子裏已是根深蒂固。在行爲上不與官民敵對,息事甯人,中立自保。

  他深知謝公寨勢力非一般人所能抗衡,在桑葉案上,女兒見義勇爲,在他看來是捅了漏子,他被逼得沒有退路,才巧妙出擊,可最後謝鶴還是逃脫了律治。本想謝家父子會受到警醒,害人歹念有所收斂,卻未料爲絲貿易的競爭,竟加害于自己和兄長。

  現在他真正認識了謝繼祖的惡毒本性。他生命將不久人世,已無力進行反擊,也不願小兒小女再蹈自己的覆轍,與謝公寨明火執仗結怨,敵對起來。所以盡管心知肚明,也未向親人們吐露半點。他唯一的希望是親人們平安。

  許開頂看著太上老君再一揖道:“誠請道仙菩薩,保我娘及夫人健康長壽,佑我一雙兒女成長茁壯。”

  回到莊園,雙琪叫廚子熬了銀耳湯,她喂老爺喝下一碗。老爺安詳地睡去了。

淩晨,雞叫第二遍,雙琪聽見老爺喉嚨裏“嗑”地一聲響,急起身,聽聽鼻息,摸摸胸膛,一下伏在老爺身上呼天搶地,恸哭不已。

  隔壁黃玉聞聲與孝芬來到榻前,皆失聲痛哭,不一會祖母攜孫子進屋,黃道喊著爹爹大哭,一時屋裏屋外號哭聲震天。

  許開頂的道場設在祠堂。老君廟生了道長設壇主持道場。

  因老君崖廟小缺少得力助手,黃玉騎小白馬疾赴青城山請師傅乙真道姑助援,恰逢師傅何達興出遊歸山。何達興道號清淨,乙真道觀事務不能脫身,檸檬園裏又要添植一種珍奇果樹,她要指導童徒栽植。遂由師弟清淨代勞。黃玉與清淨師傅星夜趕回莊園。

  堂內堂外置挂的祭奠花環、條幡數不勝數。大娘攜寶山兄妹從江州趕回,趙匡、申甫也趕來了,謝公寨謝堯禹也來獻花環、條幅祭悼。

  道場到第七天進入高潮。生了道長宣布葬禮開始,許氏妻小、侄孫輩們,皆披麻戴孝跪于靈前。道長引領,衆道徒吟唱亡魂葬歌。爾後,道長長聲唱道:

  嗚呼——哀哉——啊!

  許老爺開頂,駕鶴西歸,孝老哺子,恩愛夫人。

  含絲茶之路艱辛,

  忍建莊園之勞苦,

  秉承“清靜、無爲”祖訓,

  成許氏家族之楷模。

  吾親屬、鄰朋等,虔誠送駕,

  茹哀聚靈前,頌爾英名……

  接著黃玉吟唱:

  吾父開頂,一生英名,

  友睦商友及鄉鄰,

  樂善好施,扶助弱孤……

  五八春秋天地鑒,

  音容笑貌留人心……

  清淨道師唱道:

  老爺開頂,聲名傳普州,

  崇道行善,救濟貧困。

  吾父母病逝,欠債累累,

  老爺慷慨解囊,

  助吾跳出債坑,

  修道習武,方能潛心。

  大恩未報,老爺乘鶴仙逝,

  令吾淚流滿巾……

  黃玉和清淨師傅皆泣不成聲,黃玉娘哭得死去活來,衆親朋鄉鄰無不流淚。

  道長拉長了歌喉:

  嗚呼——逝者如斯夫!

  開道,開道——

  衆道徒接唱葬歌。

  道徒們戴上牛頭馬面的各式面具,裝扮成小鬼,清靜道師裝扮閻王,被衆鬼簇擁著,生了道長披上假發扮道仙,引領衆鬼神緊跟出殡棂棺,湧出莊園大門。

  黃道端著爹爹的靈位、黃玉端著爹爹的素描遺像,走在棂棺前,許岚攙著緊挨黃玉的伯母,寶山、趙匡、申甫、慕貞、謝堯禹等依傍于兩側。

  鑼、鼓、镲、罄、木魚、唢呐……交替奏響哀樂,氣氛驚泣八方。道仙搖著鵝毛扇,閻王拿著生死薄,衆鬼各拿刀、鐮、矛、杈、棍、缽、彎牛角等,一起唱呀跳呀舞呀,讓四面觀望者眼花缭亂,皆隨奔走,不願離去。

  長龍般的送殡人流,從許家莊園門前繞到園後,向獅子山下遊去。

  觀望者上千,皆曰:“這等出殡壯觀場面,實乃罕見!”

  相關信息  
  最近更新
  熱點新聞